L生活的 >2017高雄设计节:设计真的开放了吗? >

2017高雄设计节:设计真的开放了吗?

2020-08-09 22:33| 发布者: L生活的| 查看: 748| 评论: {php} echo

「设计」相关活动似乎已成为和民众沟通和体现政绩的最佳表现方式,从中央到地方,从政府到财团法人,再到私人营利单位,从台北到屏东,遍地开花。若要细数,可能需要更多的篇章,才能够交代完整的来龙去脉,但足以让人感受到的是,岛上对于设计的狂热。

从台北申办世界设计之都开始,2016世界设计之都在台北达到最高峰,现在翻开行事曆,每一年都有文化部的「台湾文博会」、经济部工业局的「台湾设计展」、「新一代设计展」、「金点设计奖」等,北有「台北设计城市展」、「台北设计奖」、「原创基地节」;中部有「A+创意季」;南有高雄的「青春设计节」、「高雄设计节」和「放视大赏」。还有各式各样民间自办如「台湾设计师连线」、「岛作」、「亚洲手创展」等无数的设计活动和设计市集,可说是设计力量的体现。

跨越年尾到年初的2017高雄设计节,作为一个地方设计节,理所当然的利用在地特色作为主题,是恰好也不过,同时也是一个地方自办设计节的好範例。由高雄市政府、驳二艺术特区、设计师协会主办,迈入10年的高雄设计节,今年的主题「Yes, We’re Open」(是的!我们开放),意指高雄作为一座城市,设计作为让城市开放的动力,带动公部门的激荡,开拓都市的可能性,呼应标语「Design Never Closes」(设计从未关门),以「议题」为子题,来找寻设计和城市居民的之间的关係。

然而,「设计」是否真能够改变城市居民的生活呢?

为市政设计:田修铨的轻轨体验

在「为市政设计」子议题里,由近年来备受注目的设计师田修铨领军,搭配高雄市捷运局,为甫投入运行的轻轨设计崭新的标示系统,来导入全新的服务体验。田修铨的设计出发点,从轻轨明显不同于捷运有闸门付费区的差别经验开始,藉由直觉、简约、扁平的设计语言来引导旅客,让大众搭乘体验轻轨更顺畅,更设计出全新的Logo和吉祥物,让民众更能贴近。在现已通行的3个轻轨站,展览期间会先行试用这组识别。

2017高雄设计节:设计真的开放了吗?
田修诠为高雄轻轨设计的新版识别系统

这个展览,乍看和政府长年举办的徵文或徵件比赛有些相似之处,藉由活动来引起注目,但仅止于活动本身,能否真被公部门吸纳作为改善根基还有待观察。以田修铨为轻轨所做的设计为例,当高雄捷运局长吴义隆被本次媒体协力的「设计发浪」询问到,是否会将本次设计作为营运参考,甚至是修正,他仅表示:「当然未来我们会积极检讨,希望能使用优秀的公司标誌(Corporate Identity)。」他并没有给予肯定的答覆,推测是捷运局对于这次设计的涉入,并不如以往执行设计专案,存在着业主和设计师的既定关係,更像实验性,以展览作为结果的视觉呈现(就是所谓的示範设计)。

作为政府举办设计项目的常见内容,示範设计大多无疾而终。像是2016年的设计之都在台北,就曾有数项示範设计,如台北街区设计活动的招牌、变电箱、二代公园计画、设计进站等,但计画一结束,这些创意就悄悄消失,没有了声响。

各式开放问题等着被设计

回到高雄设计节,在「老+活」这个议题,映品形象设计和高雄市政府社会局合作,透过视觉化形象和影片,让「老化」这段人生的必经过程不那幺「恐怖」。展览邀请在地长辈担任素人演员,藉由摄影和扮装,实践设计师设定的梦想,以象徵做梦的力量。只是这样一厢情愿的以视觉美化「老化」状态,似乎仅能停留在娱乐的片段,社会局希望透过这样的手法引起民众共鸣,但能否让年长市民朝向更好的生活品质,或是让观看的年轻一代萌生更多同理心,也待后续发展。

除了为市政设计外,这一次的高雄设计节重点「为产业设计」,从高雄独有的「大王」文化着手,而这些大王指得是各项民生产业。各产业翘楚发展出来的沟通方式,像是标榜新鲜原味的果汁餐饮始主 – 「高雄牛乳大王」、尺寸差异化的再大的鸟都装得下 – 「裤子大王」、象徵品质坚韧的纺织加工业 – 「书包大王」等,承载满满的在地产业风情。

2017高雄设计节:设计真的开放了吗?
「老+活」用诙谐的设计提案展示老年生活
2017高雄设计节:设计真的开放了吗?

「高雄大王展」的策展单位为「日青创艺」,着眼于在高雄街区巷弄中经常可见的「大王」系列店铺,如高雄牛乳大王、高雄绿豆汤大王、水饺大王、书包大王...... 等等,将高雄从古至今的在地品牌与产业重新包装再展示。

风土,更能孕育一座城市的身份,在「为地方设计」,则展示有以24节气,深耕南台湾的「透南风工作室」製作「旬味」展览,虽然是高雄市农业局的委託免费报纸,但手绘的节气农产品,加上用新的採访,让以往枯燥的政府刊物,有了新的风貌,大型海报一字排开,相当的壮观。

如何成为一座文化城市

综观整个展览,能体会得出高雄市政府,如何用文化创意,作为城市行销和形象的一部分,让驳二成为高雄文化旅游首选的野心。但如何更深入内化,找寻设计节的定位还需要时间的培养,尤其要如何跳脱完全以视觉导向,创造打卡景点的思维,让旅客想要一探究竟高雄的本质为何,也许更值得去挖掘。设计发浪认为:「台湾的执政者和政治人物,现在只有『意识』到设计,但如果要把设计变成施政政策,如何落实,而不是呼喊我有『设计』而已。」

设计作为政策的一部分还有一条长远的路要走。因此,参与其中的设计师和事务所,不仅只是包装和行销媒合的单位,应该挖掘设计的本质,以及探索设计如何作为解决的手法。尤其在「城市的日常设计提案」中,许多设计师的构想,多数停留在表面的诠释和製造趣味性上,缺乏深度的观察。文化是由内而外,从底蕴往上慢慢成型的,并不是套用设计的样板,用公式和组合而成的。

2017高雄设计节:设计真的开放了吗?
由梦创造团队的「盖一间未来的房子」以「想像我们未来的房子会是如何?」出发,重新思考什幺是适宜高雄的房子。

从设计节的系列活动里,主办单位尝试透过较高的层级,让各个部门单位和年轻设计师或是创意人士合作,确实地看见设计可以作为和民众直接沟通的工具,但要如何善用这个工具,成为体系的一部分,还有漫长的路要走,但至少踏出立意良善的第一步。高雄设计节作为高雄的旗舰型设计活动,要如何建构高雄特色,成为国际通用的语言,变成观光文化财,更是需要更多的参考和修正。

例如伦敦身为世界文化首都之一,在2016年的「伦敦设计双年展」,就採取双管道,在品牌形象首展和国家馆企图找到一条路线,让展览成为多元创意的集散地,让参与的国能各自展现极具社会价值、与创新概念的设计思维;行之有年的「伊斯坦堡设计双年展」,则是让设计跳脱于产品展示,以概念式的思辨来讨论设计,让伊斯坦堡独树一格。高雄设计展的下一步,还得努力寻找,这不是几个名牌设计师,空降指导,举办一个仅有个人风格但无城市特色的例行展览所能达成的。


图文推荐

推荐阅读